| 设为主页 | 保存桌面 | 手机版 | 二维码
11

顺发商务资讯网

资讯 快讯 今日头条 最新资讯等

新闻分类
  • 暂无分类
站内搜索
 
友情链接
  • 暂无链接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浙江成功分离到新型冠状病毒 48小时内就完成病毒培养分离
新闻中心
浙江成功分离到新型冠状病毒 48小时内就完成病毒培养分离
发布时间:2020-01-29        浏览次数:650        返回列表
 1月26日晚上10点多,浙江省疾控中心发布消息,经过疾控中心新型冠状病毒检测团队的不懈努力,于1月24日成功分离到了新型冠状病毒毒株。这意味着浙江省疾控中心生物安全三级实验室在1月22日首批获得国家卫健委新型冠状病毒分离培养资质后,48小时内就完成了病毒的培养分离。

1月27日一早,记者赶到浙江省疾控中心,位于7楼的生物安全三级实验室内正在加紧开展研究工作,透过监控大屏幕,两位实验人员“全副武装”,通过电子显微镜下观察。一旁的白色小盒中还躺着二十几支试管,等待着实验人员进行病毒培养分离工作。实验人员穿戴的防护服厚重且不通风,口鼻处专门的防护口罩也让呼吸更加不畅。“现在的工作量比较大,这组实验人员要在核心区里待5个小时左右,出来基本是累到虚脱的。”省疾控中心微生物检验所所长张严峻说。

张严峻介绍,这次分离病毒毒株是由30多位实验室成员,按照对应地区分组对病毒进行分离,最终从2例确诊病例的痰液中成功分离到了新型冠状病毒毒株,且本次分离所得的毒株滴度高,可为即将开展的新型冠状病毒疫苗研制、抗病毒药物的筛选以及快速检测试剂的研发提供帮助。

浙江省疾控中心生物安全三级实验室已经不是第一次面对如此严峻的疫情了,2003年4月24日,在这间实验室中,就首次成功培养并分离到了非典型性肺炎——即SARS病毒。十年之后,浙江省第一例H7N9确诊病例的毒株,也是在这个实验室内分离得到。

这次成功分离新型冠状病毒毒株的意义有多大,浙江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微生物检验所所长张严峻接受本报记者采访。

记者:咱们省疾控实验室在48小时快速内分离出新型冠状病毒毒株,请介绍下这个过程。

张严峻:1月22日,我们作为全国首批获得资质的实验室,当即便开展相关研究。面对一个陌生的新病毒,且又是一个高致病性病毒,研究的难度与要求肯定都不低。但我们的团队经验丰富,有不少研究人员参加过当年SARS病毒的研究,为这次新型冠状病毒的研究起到了极大的作用。病毒要在细胞中生长,我们将省内确诊的两例病人的痰液接种到细胞上,然后观察发现病毒快速生长,最终成功获得分离毒株。

记者:中国疾控中心也发布消息表示已分离出毒株,请问这么多的实验室一起在分离毒株的作用是什么?

张严峻:全国有很多的实验室都在开展相关的研究,而且我们接下来也还会继续进行病毒毒株的分离工作,这是因为病毒也存在个体差异,在不同的人身上,以及不同的时间,病毒会有变化,分离出的毒株越多,我们可以更全面了解病毒的变化。这样可以为后续疫情的控制、临床诊断、治疗及疫苗的研发等都能发挥极大的作用。

记者:据介绍,咱们浙江省疾控中心分离出的毒株滴度高,请问滴度高的作用是什么?

张严峻:所谓的滴度高就是病毒量大,跟人有年老体弱、年富力强等区分一样,病毒也存在个体差异,滴度高的病毒指的就是年富力强的“青壮年”,对后续研究的灵敏度等方面有直接的帮助。

张严峻:分离病毒毒株还只是第一步,后续还将开展疫苗的研制、抗病毒药物的研发、快速诊断试剂的研发等,其实我们这些工作都已在同步开展,30位研究人员分组24小时不间断,尽最大所能为打赢这场“战疫”争取时间。

记者:目前对新型冠状病毒还没有特效药,此前有报道说抗艾滋病病毒药对新型冠状病毒有一定杀伤力,请问咱们实验室有开展相关研究吗?

张严峻:我们暂时还没开展对抗艾滋病病毒药物的研究,不过在抗新型冠状病毒药物的研究方面,一般会先从现有的抗病毒药物中着手,从中筛选出存有一定效用的药,或是联合用药,如果没有找到,再需要进一步开展合成药物的研究。总之,有了病毒的毒株之后,可以更有针对性的帮助临床的治疗。

记者:关于快速诊断试剂的研究方面咱们有什么进展吗?

张严峻:快读诊断对于疫情的控制与病人的治疗都意义非凡,目前采用通用的检测手段,给一个病人做出诊断大约需要3小时的时间,等到有针对性的快速诊断试剂研究出来后,这个时间可以缩短至15—30分钟,可以大大缩短病人的等待时间,临床医生也能更早进行治疗。

记者:听说咱们对新型冠状病毒疫苗的研究已在加紧进行,您对此有信息吗?

张严峻:我们能在48小时内分离出病毒毒株,与我们有个经验丰富的团队密切相关,关于新型冠状病毒疫苗的研究,省里已经应急立项,有各方面的支持,我对此非常有信心。不过,从疫苗的研制到接种,需经历一个非常复杂、严谨的过程,所以时间上不会那么快,但我们会尽最大的努力。